是小雨不是锤锤

油嘴又滑舌 八面不玲珑

【獒龙】撩妹圣经(中)

对方不在输入中:

*裹脚布向


*谢谢之前所有的生日祝福^^(鞠躬)


*OOC轻松向/架空/撩与反撩反反撩,心动算得最紧要


 




 前文  (上) 


 




 


1.


 


《撩妹圣经》第101条:电影院作为恋爱要塞,乃兵家必争之地。


 


 


马龙刚下班就收到张继科的微信。


他其实挺累,迫切希望回家躺一晚尸。可惜张继科的邀请十分具有诱惑力——这部电影他早预备去看,奈何找不到挤出共同时间的同行者。


马龙权衡灵与肉,艰难地选择了前者。


 


和马龙认识已经有一个月了。


张继科特意约他出来看一场电影,打着因地制宜、实地教学的名号。为此张继科还整理了电影相关场合的所有典例,准备好好地给马龙上一课。


 




这一个月张继科见了马龙四回,频率基本保持一周一会。


第一次在咖啡厅。从此导致他精虫上脑的不再只有丰臀肥乳,还有各式各样的咖啡。


第二次在高级餐厅。两个人捏着刀叉,吃的虽说不尽兴,一箩筐的话却令他们聊天的话题不再局限于恋爱技巧。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从把妹技巧聊到许昕糗料。大约是从这次开始,马龙直接管他叫“继科儿”——半点看不出许昕口里说的认生。


第三次在游戏厅。沉迷一晚的后果就是两个二十七八的大男人抱着一堆娃娃,走在人山人海的大街,频频惹人回头——不过也正是因为小秀一手抓娃娃技术,马龙欣然认证了他的业务能力。


第四次在马龙推荐的大排档。早就听说马龙喜欢喝酒撸串,只是他没料到马龙酒量实在平平。架着醉鬼走在夜风瑟瑟的小路,他收获了马龙凌晨两点在报刊亭刮出的一瓶冰红茶,失去的却是一件糊上不明物的阿玛尼。


 


值吗?


值啊。




虽然没见几回,但每次见面都浓墨重彩,足够他闲暇之余回味的时候笑出声来。


酒吧那种套路他早已经腻烦,每周上班回家两点一线,和马龙的见面反倒成了他每周最大的盼头。




马龙这个人,他乖巧守矩。


会在他过马路时轻轻拦他一下,好让他避开飞驰而过的摩托;会在服务员上餐时,不经意间抬手,帮人扶稳托盘;会提前十五分钟到达约定地点,笑盈盈地和习惯提前五分钟的他挥手打招呼。


但也并不那么乖巧守矩。


会吐槽西餐盘子大饭量小,不如路边的串儿管饱;会和他一股脑较劲儿,不断投币玩赛车就为赢上一局;喝高以后不撒泼不打闹,非要蹲在路边刮彩票——刮不出奖品就接着氪,直到花了二百五,刮出一瓶带灰的冰红茶。


 


“继科儿,来,给你喝。”


隔着瓶里晃荡的红色,张继科看见他一张笑脸弯曲的更加傻气。


都说喝醉的人会释放平日内心深处的小恶魔,怎么你的小恶魔这么傻呢?




张继科接过冰红茶,代价是身娇体贵的肠胃向他传达了严正抗议——这二百五一瓶的冰红茶居然还是过期货。




亏吗?


……大概是不亏的。


 


 


2.


 


  


马龙今天来的有点晚,迟到十三分钟令他稍显沮丧。


“怎么了?我看你今天气色不太好啊。”


“连续加了一周的班。”马龙按了按太阳穴,“今天刚把手上的项目搞完。”


张继科啊了一声,略感失策。


“累的话就先回去休息,下次再看。”


马龙眼圈下方微微泛青。


他抬眼看张继科,端详几秒就笑:“要是不想来,就不会说要来了。我还不至于累成那样,再说了,我是真的特想看这部电影。”


马龙一颗玲珑心九转八绕。


他心眼儿明白得很,张继科这是投他所好选的这部电影——张继科知道他爱看美产科幻大片,就像他也知道张继科素来偏爱文艺片。


他当然不会拂了对方好意。


 


 


距离电影开场还有十五分钟。


“两份中号爆米花。”


“换成一份大份的。”


“你不吃?”


“一起吃。”


 


《撩妹圣经》第201条:电影院点爆米花,绝对绝对绝对——只要点一份就够了。


 


马龙不懂张继科套路。


他心忖张继科穿着不菲,怎么总爱在这种小地方抠抠索索。见马龙愣着,张继科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爆米花,叹口气塞到马龙手里。


“知道为什么让你点一份吗?”


“不会是为了省钱吧?”马龙猜测道,”还是因为你怕两份吃不完浪费?”


“我就知道。”张继科心道果然,人要是不开窍,怎么暗示都没法子,“你把爆米花放座位中间。想想,如果两个人一起吃这一桶爆米花,接下来发生什么?”


马龙心里也知道答案八成会跑偏,好半天才犹豫着笑道:“……会吃完啊。”


 


确实是会吃完……


你最好是只想着吃吧!


 


张继科气笑了。


马龙是个好朋友,但绝对不是个好学生。


他那点儿聪明劲儿全用在工作学习和怼人上了;到了这种恋爱这种人生大事紧要关头,反而就跟笨驴子过桥似的,步步难为。


张师父一脸恨铁不成钢,抓起一把爆米花往马龙嘴里塞去:


“当然是手会碰到一起啊,笨死你算了。”


 


《撩妹圣经》第251条:不经意的肢体接触,永远是双方关系的重要转折点。


 


马龙两手抱着大份爆米花。


张继科这么一动作,他只好下意识张开嘴咀嚼。柔软的唇瓣堪堪抿过张继科的指尖——这一抿在两人之间形成回路,麻酥的电流瞬间便从指尖传到张继科的脑中枢。


张继科一愣,欲盖弥彰地迅速抽手,塞进衣服口袋。


这边这位由于精神电阻过大,反而没什么过激反应。马龙无奈地皱眉头:


“你手上烟味有点儿重啊,今天又没少抽吧。”


 


 


 


3.


 


 


 


电影题材大众化,制作是大手笔,宣传更是好口碑。


张继科环视一周,座无虚席。按理说这样的格局不太有利。但是无妨,今天毕竟不是他的个人秀,仅仅是教学局。


虽然学生朽木不可雕也。


  


落座后,张继科偏头看马龙抱着的爆米花,已经去了三分之一。


得了,这位哥们儿真是来吃来玩的。


张继科伸手,猛地打了一下马龙伸到爆米花里的手背。马龙在黑暗之中被这么忽然一袭击,自然摸不着头脑,倍感委屈。


 


“你打我干嘛?”


“上次咱们吃大排档,我怎么和你说的?”


“……干了这杯酒,勾肩搭背一起走。一辈子,不回头?”


马龙一想起这茬就乐。


张继科的文采,那叫一个雅俗共赏。管它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这位大诗人都能给整一点儿。当时两个人撸着串儿举了杯,张继科这番祝酒词让马龙足足笑了一个礼拜。


  


“谁和你说这个。我说的是‘撸串不是为了撸串’,是为了干什么?”


“培养感情?”


“同理可得,看电影不是看电影,吃爆米花不是吃爆米花,是为了?”


“……培养感情。”


孺子可教。


张继科满意地点点头,按住他抓爆米花的手:“所以你别光顾着吃,必须时时刻刻注意对方的动向。懂了吗?”


“嗯。”


马龙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


 




说实话,马龙怪不好受了。


本来就是强打精神,准备开开心心出来会个好友,看场酣畅淋漓的大片,洗洗连日来的尘埃与疲倦。谁知道张继科一心只想着教他把妹,时不时给他的兴头浇浇冷水,一腔好兴致被这一通灭了个七七八八。


他原以为张继科是拿他当朋友才邀他出来,到头来不过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




察觉到马龙忽然之间就像打了霜的茄子,张继科侧首关心道:


“电影才刚开始,你不是就嫌无聊了吧?”


没可能啊,他上网做足了攻略,这部电影口碑极好。


“好吧……看电影难免会遇到无聊的地方。通常这时候呢,你可以和对方说点儿俏皮话来吐槽,这样会让她觉得你是一个很幽默风趣的人。”


张继科察觉到马龙不大开心,然而说什么都不管用。


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只好接着瞎扯攻略,试图引起马龙回应。


“……或者是观察她看电影的侧重点,寻找共同话题,引起共鸣什么的。”


马龙半晌没说话。


就在张继科绞尽脑汁思考哪里出问题时,马龙语尾软软,夹杂着些许无奈,在大荧屏投来的冷光里幽幽说了一句:


“我是在和你看电影啊,继科儿。”


有点委屈有点不满,还有一点无奈的笑意。




 


不是需要我时时刻刻关注动向的人,不是需要我搜肠刮肚说俏皮话的人,也不是我需要寻找共同话题来避免尴尬的人。 


是你啊。


 


  


4.


 


 


心上中了一枪是什么感觉?


是惊心动魄,是来势汹汹。




马龙一个“你”字咬的重重,像一声发令枪下,在张继科心田卷起十里青烟,烧起火星万点。


他愣住。


以后谁要再敢说马龙这家伙不懂撩人,他和谁急。


不知是该庆幸肤色够黑还是环境够暗,总算把他多年未曾一红的老脸老皮给牢牢地遮掩住。


这种过速心跳,如有鹿撞,如有鼓擂,再快再快却并不喧闹。是静至深处,剧烈抖落开的节拍;是跃至急处,归于一线的空白。


太乱太乱,乱无章法,却又乱的太安静。


心跳不会说谎。


 


他在光暗之间分辨出马龙侧颜轮廓,心里不知名的角落就这么柔软地沦陷下去一块。




 


5.


 


 


马龙高估了电影对自己的吸引力,也低估了自己的疲劳值。


等他从睡眠中悠悠转醒的时候,场馆里的人散的七七八八,清洁人员已经开始收拾座位。身边的张继科撑着脑袋,好笑地看着他,活像中学时代捉包的班主任。


 


“……你怎么不叫我啊?”


马龙刚醒来,嗓子低低哑哑,显出几分稚气。


“你睡得这么香,我要是把你叫起来也太不人道了。”张继科捡起马龙座位边的双肩背包,站起身来,“走吧,送你回去。”


“我开车来的。”


“那正好,你送我回去。”


“你不是开车了吗?”


“我之前指的送你回去,是指‘打个车’送你回去。”


马龙失笑。


他抬头眨眨眼,弯成两道小月亮:“今天真是对不起啊,我都没想过我居然能在电影院睡着。”说完揉了揉鼻子,鼻腔里传来软软的吸动声。


张继科笑了。


刚才他趁马龙睡得憨实,悄悄用手捏住他的鼻子,一松一放玩的可开心。


大约真是困意太浓,马龙一张白净的脸被弄得皱巴巴挤在一块,又丑又可爱,却总是没有醒来的意思。


 


让你扮猪吃虎,吃完还卖乖巧。


让你认真撩人,撩完还不自知。


 


“你不会感冒了吧?”


张继科揣着明白装糊涂,故作好心地问道。问完又想起马龙睡梦中皱起的眉角,嘴巴一咧,此地无银三百两地笑了起来。


 


 


5.


 


 


张继科可真是最灵的乌鸦落房头。


感冒第四天的马龙第八次抽出了桌上的卫生纸。他把两三张纸巾叠在一起,用力地长擤一声鼻子。


年轻的实习生路过见他一篓子卫生纸,不免担心道:“龙哥,没事吧?要不要请个假去医院看看?”


马龙摆摆手:“没事儿,忙你的去吧。”


 


桌上的手机收到一条新微信。


 


“感冒多喝热水。”


这真是有够敷衍了。


马龙努努嘴,按掉手机屏幕的背光。他拿起笔在桌上写写划划,笔尖哗哗走过,却突然遇了阻力停下。


马龙懊恼地盯着桌上的马克杯看了一会儿,丢了笔,起身去茶水间倒了一杯热白开。




他吹起一口热气。


水汽氤氲而上,挠得他鼻尖热乎乎。


 


 


 


6.


 


 




张继科正在伏案设计,细密的条纹让他脑子一个头两个大。就在伸懒腰的当口,他收到了马龙回复的微信。


修长手指划过屏幕,看完后会心一笑。


 


“喝了热水,嗓子舒服多了[大笑][大笑][大笑]”


 


张继科手指翻飞,洋洋洒洒打了一通,琢磨半晌却又嫌太过孟浪,一个字一个字把编辑好的文字删去,慎重地回复了一句:


“那就好,你要好好注意身体。”


 


 


 


7.


 


 


 


张继科不太把握自己现在对马龙是个什么心思。


从下午收到马龙的回复到现在,他思考了整整一晚上。




怦然心动本来就是一瞬间的事,来的莫名其妙,去的依依不舍。就算电流散去,电路断开,电容也仍旧竭力保存着电流流淌而过的痕迹。


张继科回想起马龙唇瓣的触感和他黑暗中温和的轮廓,总感觉四肢百骸走了一道道的微弱电击。


突突的痒。


 


乔布斯说了,做人得求知若饥,虚心若愚。


张继科从床上翻了个身,伸手去抱脚边蹭裤脚的小狗,半是自言自语半是商讨地问道:“道哥,你爹最近真是鬼迷心窍了。”


“汪。”


“你说,我该不该主动出击试试?”


“汪。”


“确实不太好。摸不准他怎么想的,估计他是没这个意思;至于你爹,我也没喜欢过男的——操,那我该怎么知道我这算不算喜欢他啊?”


“汪。”


“是了,还有昕哥。他要是知道我监守自盗,别说当伴郎,改明儿结婚都不让我进礼堂了。”


“汪。”


“你说得也对,昕哥那边好糊弄,再不济就曲线救国,直接找他女朋友讲道理。”


 


“汪汪——”


“按兵不动?好吧,那就再先等等……静观其变。”


 




他一把举起道哥,让它趴在胸口上玩。撸了几把狗,张继科探手去够床头的手机,发现马龙的朋友圈有一条更新。


 


“脑子都烧糊涂了[难过][难过][难过]明明记得要在下班的时候买药,结果半夜赶完稿才想起来没买,感觉自己该不会烧傻了吧[流泪][流泪][流泪]”


 许昕眼疾手快评论:你一个人没事吧?要不要我过去?


 


去他妈的静观其变。


 


张继科抓着手机,一个鲤鱼打挺就坐了起来。道哥被他爹这么一掀,小短腿溜溜地窜到了床底。


张继科什么也没想,匆匆开始换衣服,甚至都没来得及看见马龙回复许昕的那一句“没事,我一个人应付的来[OK][OK][OK]”。


 


 


他要是看到,八成就是一句“OK个屁。”


 


 


 


7.


 


 


 


马龙躺在沙发上,冰毛巾的人工降温并没能让他好受多少。


感冒了,才懂得不感冒的清爽;发烧了,才明白不发烧的痛快。他这会儿的大脑里面像是被金戈铁马碾过一般的空白错乱,呼吸不畅,眼前发黑。


许昕和他打了电话,问需不需要帮忙。


马龙想到明天许昕还要上班,何况隔了大半个城,跑一趟实在不容易,于是撒了个小谎说已经出门买了药。


事实是药店早关门了。


 




马龙是个很爱胡思乱想的人。


他把冰毛巾往下拉了拉,盖住双眼,思维就像脱缰的野马,跑得不知道多远。 


——如果待会儿还是这么天旋地转的,干脆就我自己打个120吧,不然孤零零的猝死在家,尸体腐烂了都未必有人发现。


——也许会有小偷进空门,一进来看见我的尸体他会怎么办?应该不会报警,毕竟他也是在犯罪……


——万一是个善良的小偷呢?他可能发觉我还奄奄一息没死透,好心替我买个药什么的。


——买完药再和我勒索……


 


叮咚。


 


马龙一个激灵掀开了冰毛巾。


他的第一个念头是卧槽小偷真来了。


 


 


8.


 


 


来的不是善良的小偷,是提着两个大购物袋的田螺姑娘,还是个脾气有点儿暴躁的田螺姑娘。


田螺姑娘一进门就把自己当成了主人。先是催他在沙发上躺好,然后轻车熟路地去卫生间给他换了条新的冰毛巾。最后倒了杯温水,从购物袋里摸索出退烧药,一齐递到马龙面前。


 


“吃药。”


 


马龙被他行云流水的一系列动作惊讶的说不出话,乖乖地接过药,一双弯弯眼紧紧盯着阴晴不定的张继科。


张继科也不多解释,提着袋子就进了厨房。


马龙一个人被落在客厅里躺着,头一回尝到在自己家里如坐针毡的滋味。


 


可能是药效上来的快,也或许是被张继科这一遭吓得精神抖擞。


马龙觉着头也不晕,眼也不花了,索性掀开被子和毛巾,轻手轻脚地走到厨房去看张继科在做什么。


他趴在门框上,只见张继科认真地切着细葱,衬衫挽起一截,露出小臂刀切般的好看线条。张继科一看就是惯于进厨房的。他落刀声密密麻麻,只顷刻间便麻利地切好了葱花。


煤气灶上烧热的水在咕噜咕噜冒着泡泡,张继科麻利地剁好碎肉,转身将面条下了水。


张继科没察觉他的存在,从橱柜里翻出各式各样的调味品——甚至有些调味品,连马龙本人都不知道在哪儿藏着。


滚动的水泡归于安静,厨房升起一股热腾腾的烟火气,熏的马龙眼睛有点酸。


 


“继科儿你怎么对我家厨房这么熟悉。”


“……不然你以为你喝大了那回,谁给你做的醒酒汤?”张继科被他吓了一跳,打蛋的动作未停,“让你好好注意身体了,结果呢?烧的跟猴子屁股似的,还不回去躺着。”


“我都不知道你还会做菜。”


张继科乐了:“不然你以为我就只会泡妞抽烟喝咖啡啊,我就那么糟蹋自己,成天和我那几亿儿孙过不去?”


被调笑了杀精梗,马龙也不恼。


他一双眼睛像是烧起了星星点点的火光,在厨房白炽灯的照耀下,比平日还要明亮几分。


张继科心里本就有小九九,让他这么一瞧,浑身也像燎起滚热的烫意,不自在得很。




“别看了,回去躺着。待会儿面煮好了给你端过去。”


“好。”


 


马龙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找个顶好顶好的女朋友也不过如此了吧。


 


 


9.


 


 


 


张继科有过几段感情经历,但都好景不长。对方大多都是情场老手,彼此知根知底,都知道是出来玩玩的。因此这些年,他过的其实都是独居日子。


独居单身汉最拿手的除了手活就是厨艺,下个面还真是分分钟不在话下。


马龙则是特例。


他家小区门口有家小饭馆,干净卫生还美味。老板娘热情体贴,把他当成亲儿子,每回见了面都会嘘寒问暖。


久而久之,马龙只好对着厨房长叹一声:哎,君子远庖厨。


 




“好吃!”


马龙为了赶工作本来就没吃晚饭。此时的他不由食指大动,吸了一大口面条,香滑爽口,忍不住又低头嘬了一口汤。张继科抱臂坐在他对面,看他红彤彤的鼻尖走着神。


 


“你不吃吗?”


“哦,我吃过了。”张继科回神,抽两张纸巾按在马龙嘴角,“擦擦,多大的人了还能吃的满嘴油,你可真行。”


“不是油,是汤。”


马龙舔嘴角,接过纸巾擦擦,笑着又吸一口面。


 


餐桌正上方垂着的一盏小吊灯晕开昏黄色彩,染上马龙上扬的唇角,印得那一小块水光亮晶晶。


张继科恍惚觉得自己是不是被落了降头。他对道哥的那些碎碎念真是一语成谶——真是被眼前这个总爱傻笑的家伙鬼迷心窍了。


如果有人在一个月前和他说,你会栽在一个没事就爱傻笑的男人身上,他多半是要撸袖子揍人。


换了四年前,他也是要身在推杯交盏的纸醉金迷中,对此不屑一顾。


换了八年前,他也是要手拿《撩妹圣经》长笑一声,对此嗤之以鼻。


 




“爱是标量,没有方向啊。”


张继科低声叹气,想起许昕最爱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此时才觉好笑。而马龙听到与专业相关的单词,立刻抬头疑惑问道:


“I(电流)是标量?你们搞建筑设计的也要学电?”


“……”


 


 



评论

热度(2336)

  1. 凌·枫星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