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小雨不是锤锤

油嘴又滑舌 八面不玲珑

【獒龙】撩妹圣经(上)

对方不在输入中:

*给自己的生日贺文


*↑听上去好像有点心酸www


*OOC轻松向/架空/撩还是不撩真是个大问题


 


 


 


 


《撩妹圣经》有云:生命不止,撩妹不息。


 


 


 


1.


 


张继科吐出一口烟圈。


一个个白色的甜甜圈从他嘴里冒出来,呛得许昕直咳。许昕两指掐断烟头,把火星捻在脚边。


“到底怎么说,给个准数儿。”


“你掐我烟干嘛。”


“你他妈都想半小时了。我多难得拜托你一件事,你倒好,还给我摆谱?”许昕嗤笑,“张继科,你可真够哥们儿的。


张继科扭脸眯眼。


他眼神迷离飘移,捕捉远方天空中候鸟划过的尾羽。这等教科书一般的造型,若有不着道的小姑娘路过,说不准能把这家伙当成安妮宝贝笔下那些有故事的沧桑男人。


这些年装逼套路精炼不少。许昕嗤之以鼻。


“看什么看。和你说话呢,你还走神?”许昕没好气啐一声,循着张继科视线望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好她一个波澜壮阔,汹涌澎湃。


许昕正对着两团白花花的肉看直眼,耳边传来张继科一声看破沧海的叹息。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许昕从美色中回神。


他轻咳两声,扯回正题:“少来这套。我知道,你不就是怕麻烦么。你放心,我师兄不是那种不修边幅的屌丝,费不了你多大工夫。”


“那你还找我帮什么忙?”


“张继科啊张继科,你现在真嘚瑟了?”许昕呔了一声,“你现在撩一个成一个,撩一对成一双。可你记得吗,苟富贵勿相忘——军功章有你一半,还他妈有我那一半呢!”


  


2.


 


张继科和许昕并不是一个系,加上张继科大许昕一届,俩人论起亲缘其实八竿子打不着。然而命运就是个小妖精,孽缘总在悄无声息中张开大网。




一切源于他们俩一齐看上了法语系一个姑娘。


姑娘不是顶顶的美女,胜在腹有诗书气自华。举手投足柔情蜜意,熏得石榴裙下一片桃花。那时候的张继科还不懂穿搭配色为何物,许昕也还只是个满嘴跑火车的毛头小子。


这俩人心怀鬼胎,各自在寝室的撺掇下轰轰烈烈地展开了追求大计。


 


这边成天围着姑娘打转,二人自然难免碰面。


许昕见张继科一身辣眼配色,却遮盖不了一副好皮囊;张继科则听许昕满嘴遛火车,偶尔还能甜嘴蜜舌——双方针锋对麦芒,一见面便互引为最大竞争者。


说简单点,这就是潜在情敌间的一场拉扯;说复杂点,这还是两大寝室赌上男人尊严与脸面的一场无硝烟之战。


 


能输吗?


不能。




那段时间法语系姑娘的生活被装点的花花绿绿。下雨有人冒雨送伞,旷课有人代她签到。出门打个响指,有专人接送;饿了发一条朋友圈,早午晚餐立刻送到楼下。


那段时间,张继科哥们儿管向姑娘献殷勤,叫做刷日常任务。


 


“大头你日常刷了吗?”


“早饭我买的,放她自习室座位上了。”


“靠,早饭你买了,那我买啥啊。”


“您自个儿好好琢磨吧,这可是咱科子的终身大事。”


 


一帮愣头青风雨无阻送了一学期早饭,这终身大事到最后也没能捞着影。


法语系姑娘每天上自习,对面坐了个中文系的金丝眼镜。抬头不见低头见,很快姑娘就被金丝眼镜忽悠的五迷三道,收入麾下。


张继科气得还没扛起九环金杯大砍刀找人搏命;那边厢许昕已经痛定思痛,绝食三日,以表断情弃爱。


 


谈恋爱的在处朋友,单身狗只有故事和酒。


两人兔死狐悲,免不了生出惺惺相惜之意。


 


等第二个学期开学,出国的走了一批,工作租房又走了一批。许昕被调配到张继科的寝室,二人一见如故,从此心里再无芥蒂,分分钟引以为断头交。


 


许昕痛心疾首,兄弟,到头来我们俩居然还赢不过一个满嘴之乎者也的小娘炮。


张继科不服,我还就不信了,泡个妞有那么难吗?他中文系的也没好到哪儿去,不就是会说话么。


不难你上啊——嘿,你还真上了,没泡着。


你等我写一套攻略。不就是套路,都是九年义务教育里学出来的语文,跟谁不会似的。


 


 


于是伟大的张继科同志在最佳辅助许昕同志的帮助下,在接下来长达一年的实战经验与总结教训中循环往复,上至教导主任下至外教女儿,撩起整所校园的血雨腥风。


在无数苦与痛,嘲笑与反讽中,他们用血泪写就了一本传世奇书——


《撩妹圣经》。


 


 


3.


 


 




马龙听说过张继科。


他是许昕的直系师兄,平时自然和许昕走的近。在学校那会儿,许昕和张继科已然就是风云人物。只是这个风云毁誉参半,有人说他们身从花丛过,片叶不沾身;有人说他们丧心病狂,荤腥不忌,连食堂大妈也敢强撩。


当初的马龙并不是很理解这两位的脑回路,不予置评。


只是如今,他才终于体会到许昕目光之长远。许昕和张继科简直就是别人笑我太疯癫的典例——只有做了大龄单身男青年,马龙才明白潜心撩妹这项技术性研究的重要性和普适意义。


 


马龙一直是个严于律己的人。


念书考研找工作,一路稳稳当当拼搏到现在,车房两全,还有个烧钱烧时的小爱好——手办。该有的都有,缺了的他也不在意。


就这么沉浸在小天地里一梦十年,直到二十七八了才大梦初醒。


终有一日深夜,他对着满屋子的手办陷入了惆怅。


——我是不是缺一个帮我收拾手办的女朋友了啊?


 




找女朋友还真不是玩个游戏,分分钟匹配的事。


马龙这样的条件,硬件过硬软件不软;加上气质温润,脾气和善,放在哪个婚介所都相当够看。


然而放眼社会,好鞍配瘦马却屡见不鲜。往往条件差的反而比这些所谓的精英人士更早脱单。可见女孩子择偶的理想条件,往往会依据现实状况进行调节。


换言之,很多女生柔软感性,你要撩的了妹子,她说不定不考虑房子和票子,就愿意和你过一辈子。


同理,你要撩不进妹子的心湖,你有再多房子和票子,也得滚犊子。


 




马龙经历了几次失败的介绍,经验值仍旧停留在零。脱离不了新手村的他心里不是不受挫的,这边刚刚受拒后踌躇半天,也不知道搭错哪根筋,马龙抱着“万一呢”的侥幸心理给师弟许昕打了一个电话。


 


 


 


 


4.






 


“你好,我是马龙,许昕的朋友。”


 


马龙偏头打量。


他上周只是随口向许昕咨询了一句如何讨姑娘欢心,难得被认可业务能力的许昕立刻上心。奈何女友姚彦在一旁勾唇冷笑,话到嘴边的套路只好统统咽回肚子。


许昕叹气,这样吧龙哥,我给你介绍个专家。


 




张继科一身撩妹本领,马龙早年在校时便有所耳闻。


奇怪的是,这么炙手可热的人物,他愣是一回照面也没打过。虽然未曾谋面,但是今儿见了张继科,马龙倒有几分意料之中。


嗯,合该长成这般人模狗样。




“开张天岸马,奇逸人中龙。”张继科握他的手却不流连,轻按一下便落了座,“你父母很有心,这名字取得真好。”


马龙有些惊讶。


貌比潘安才似子建,张继科果然非池中之物。


“你解释的真好。我爸妈给我取名字都没能想这么远。”马龙双手交叠,“我爸就寻思我是龙年生的,干脆就给我取了个名字叫马龙。”


 


张继科眉头微动:“你88年的?”


“对,和你一届。”


马龙坦荡荡,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张继科有所了解。


“行,咱俩年纪也差不多,不整那些虚头巴脑的。”张继科扯嘴角,用指背敲击桌面,“带笔了吗?”


嘿,整的还挺正式。马龙笑着点头,就要从背包里拿笔和本子。


“带了笔也用不上,这都得靠脑子记才管事儿。”


张继科微笑,修长食指轻点太阳穴。




《撩妹圣经》第58条:初次见面,一个无厘头的俏皮话能让对方卸下心防。


 


可惜马龙不吃这套。他笑容僵了一半,大兄弟你逗我玩儿呢?


张继科自以为抖了个包袱,微微一笑后自顾自地开始点评:“刚才我引用诗文解释你的名字,你是不是挺惊讶的?”


“嗯,我叫这名字二十七年了,还没人这么解读过。挺有趣的。”


“夸奖是永不过时的技巧。女孩儿都爱被夸,无论你夸她的名字相貌,甚至是首饰品味。你只要夸对地方,事情基本就成功了一半。”


“我可没你那么厉害,掉书袋太难了。”


“这确实不是你能学会的高级技巧。”


“……”


 


Hello?


 


马龙不禁怀疑张继科业务能力,说好的舌灿莲花呢?


怎么这人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他怎么听怎么膈应?


他正满腔槽点不知从何而吐,张继科已经微微侧首,手势优雅地传来了女服务员。


 


“你喝什么咖啡?”


马龙一愣:“我不喝咖啡,我要一杯原味奶茶吧。”


“你爱吃甜的?”


“对啊,我喜欢吃甜。”


张继科笑了:“你知不知道,男人喝奶茶显得娘儿们唧唧的。”


“喝咖啡难道看上去就很爷们儿?”


马龙唇角带笑。


这倒不是故意挑衅,他真是头一回听说这理论,怪新奇的。




“不是爷们儿是绅士。根据情况还得选不同款式的咖啡,里面学问可不浅,以后给你开个小专题讲讲这方面的门道。现在你只要记住一点,喝咖啡别加糖。”


“不加糖得多苦啊。”马龙皱眉。


张继科不置可否。




“一杯拿铁,还有一杯美式。美式三分热,不加糖不加奶。谢谢。”张继科向女服务员点完单,回头又道,“要么嘴里甜,心里苦;要么嘴里苦,心里甜。这么和你说吧,你点一杯咖啡坐在那儿慢慢喝,最好还拿本书。她们一看——诶,就会觉得你这人特有故事。”


马龙失笑,张继科这一套下来,竟还有那么点儿意思。


不过对于喝咖啡,他仍旧敬谢不敏。


他微笑拦住女服务员:“刚才他点的那个拿铁,还是麻烦换成原味奶茶吧。谢谢。”


“拿铁里头加了奶,是甜的。”


张继科的笑容垮下,不大乐意。


马龙这算是当面拂了他的好意;更重要的是,他洋洋洒洒说了一通,马龙压根没把他的理论听进耳朵里。


 


“我知道甜,你说的我也大概能懂,而且我真觉着挺有意思。”马龙撑住下颌,兴味盎然,“不过咖啡确实对身体不好,能不喝还是别喝吧。”


对身体不好?


张继科嗤笑。


现在年轻人抽烟喝酒泡吧熬夜,哪一项不伤身?长得白白净净温和的紧,挺软和好说话一个人,哪知道里面居然填充老顽固的里子。


喝个咖啡还能被上纲上线,无怪眼前这人把妹屡战屡败了。


张继科的指背有一阵没一阵地敲击桌面:“喝咖啡怎么就不好了?”


马龙对张继科不爽的语气毫不在意,他展颜笑道: 


“咖啡杀精。”


 


 


 


5.


 




张继科刚往沙发上一摔,许昕的电话就跟夺命连环call似的追了上门。张继科不停摁断许昕的来电,消灭星星都消个不痛快。


终于,张继科支起身子,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接了一通。许昕的大嗓门立刻隔着电流,震的他耳膜噗噗响。


 


“怎么样,我师兄人还行吧?”


“你这口气可不像找我帮忙,倒像是给我俩拉媒啊。怎么,肥水不流外人田,见你哥哥我英俊潇洒,这是打算内部消化了?”


“你可别打我师兄主意。他这人正的很,你俩压根就不是一个路数。”


“德性。在你眼里我就那么荤腥不忌?”


“可不,您这就叫肉体上的素食主义,精神上的肉食霸王龙。”许昕一乐,“这么说,我师兄跟你真是两个极端。他特爱吃肉,那叫一个无肉不欢——啧啧,真正的肉食霸王龙。”




张继科撇嘴:“他不是喜欢养生吗?”


“他这人……不是说吃肉不好,他就不吃了;只是他自己立的规矩,一定严格遵守,拧不过。好比说撸串喝酒这种事吧,不卫生,但他照吃不误;但是抽烟什么的,你怎么劝他都不碰。”


“这人还挺双标。”张继科笑了,“你知道他今天跟我说,喝咖啡会怎么样吗?”


“杀精是吧?”许昕毫不犹豫,“我以前不是爱抽烟嘛。回回见他都被诅咒杀一次精,杀着杀着就萎了。这不,烟早他妈戒了,闻一口都闻不得。”


“够厉害啊,马龙。”


张继科光是想象浪里小白条被他师兄制的服服帖帖就打心眼儿里乐呵。别看马龙不温不火的,怼人倒还挺有一套。


也不知道接下去多见几回面,是他这老杆烟枪被教导主任掰正,还是他这个老司机把淳朴小青年带跑歪呢?




“我师兄就是认生。熟了以后,话匣子压都压不住。你多帮着他训练一下,教教他和生人沟通的技巧。”


“把你操心的,这是你师兄还是你儿子啊。”


“这可是我直系亲师兄,天王老子都得靠边站。总之我话撂这儿了,您老上点心可还行?”


“行是行,可是总让你当传话筒也太膈应了。你倒是把他微信给我,这事儿不得多交流呀——还是说你真以为我对你师兄有非分之想?”


“瞧我这脑子,我他妈给忘了。”




许昕很快把马龙的微信名片发来。张继科添加好友的请求没过两分钟就通过了。


“captain龙”。


名字挺酷。他顺手点进马龙的朋友圈,第一条就是今天发的——




“今天遇见个很好玩的人,和他聊天真是感觉自己跟不上时代的脚步[大笑][大笑][大笑] 虽然我们一样大哈哈。这人长得好看,就是眼睛老是睁不开,我看有点儿像……[坏笑][坏笑][坏笑]”


配的是《疯狂动物城》里树懒的图。


 


瞅瞅这人,蔫儿坏。笑起来如沐春风,转脸却在朋友圈这么吐槽我。


张继科被怼也不生气。他无视评论里许昕一连串的“哈哈哈哈哈哈”,乐呵呵地点了个赞。随后手指翻飞,开始批奏马龙的朋友圈。



评论

热度(2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