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小雨不是锤锤

油嘴又滑舌 八面不玲珑

【獒龙】回头草(上)

对方不在输入中:

*今天向戒游戏走出第一步!


*矫情向慎入


*10.3分手AU/OOC/非常干/是好马不吃回头草,还是浪子回头金不换


 


 




1.


 


 


 


张继科回到家,照旧还是一派冷冷清清老模样。


灯是灭的,空气凉的,夏天的尾巴扫着脊梁静悄悄过去,某人的黑色凉拖还规规整整地摆在老地方。


从八月份的短袖到十月份的高领,马龙已经和他分手两个月。




道哥转着圈咬他裤腿。


张继科心想马龙总算还有良心,没把狗也给带走。可转念细想,狗本来就是他养的。马龙带走的全是自己的东西,压根不屑染指他的所有物。就连两个人一块置办的物件,他也一草一木不动分毫。


好比说这双拖鞋,就因为张继科整个夏天和他混着穿,马龙愣是留下它拍拍屁股走了。




一朝分家,财物两别。


干干净净来,干干净净去。不拿人民一针一线,这可真是马老师的作风。


张继科寒心。花了七年滚进一条床单,两颗心最终却不能绑在一块。他有时候真想剖开马龙的心看看是不是金子裹的,迷他心窍,却又七年不开。


 




心尖如燎火线,一阵阵滚油的疼。


张继科迷迷瞪瞪地在黑暗里杵了半天,慢悠悠摸到开关亮了灯。刹那间亮起的灯光如同涓涓细水,顺着冷空气缓缓流入他的眼。


他揉揉眼睛忽然想给马龙打个电话,约他庆祝分手六十天纪念日。




他掏出手机按下再熟悉不过的一串数字。


马龙没接。


不是几秒之后迅速反馈的“你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而是一声声的忙音在他耳膜上反复弹跳,响起一句“你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


马龙甚至懒得挂他电话。


张继科脾气上来就把手里的包往瓷砖上摔。忿忿摔完不解气,又原地蹲在门关,由着心里一团火呼呼烧。他下意识去摸裤兜,却发现烟早在一年前戒了个干净。


 




马龙给他洗烟灰缸,瞅瞅,一眨眼我都跟着你吸了六年的二手烟。


张继科吐一口烟笑了,我该谢谢你和我患难与共。


马龙极其冷静地驱散烟雾,科学证明,吸二手烟比吸烟的更容易患癌——按照这个趋势,我可能会比你早死。


张继科最烦马龙这个毛病。


他爱说可能,好像加了句可能,一切话都能百无禁忌说出口。可张继科耳朵不懂自动屏蔽,更不爱听他诅咒自己。


张继科往马龙嘴上按,什么死啊死的,你就不怕哪天乌鸦嘴灵验了?


马龙手里还洗着盘子,一个侧身灵巧地躲开。张继科起了玩心,不肯善罢甘休。一来二去,两个大男人挤在流理池旁边就这么互相怼了起来。张继科狠狠捏住红马龙嘴角不松手,气得马龙橡皮手套也没摘,上手就糊他一脸洗洁精泡沫星子。




嘿,圣诞快乐。马龙笑了。


张继科三两下刮了脸上的大白胡子,六年来第二十八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考虑戒烟的事。


 


 


 


2.


 


 


 


和张继科分手的第六十天,马龙下馆子下到黯然销魂。


眼鼻嘴二十八年学了一身说谎功夫,可胃还单纯。如果说和张继科的分道扬镳对他的生活有什么直观作用,那么马龙不得不承认,第一条就反应在了他的胃。




张继科不是个会做饭的人。


七年前他俩狼狈为奸滚到一起那会儿,张继科俏生生十根削葱指一看就是不沾阳春水的知识分子,扒拉两只虾还能给钳子划出两道血口。他自己更不行,锅碗瓢盆柴米油盐齐上阵,乒乒乓乓一阵倒腾,最后出锅的还只能是蛋炒饭,翻个面焦半边。




我做的蛋炒饭味道还行吧?


张继科夹一筷子黑米饭,嚼了两口摇头。摇着摇着见马龙还挺期待,张继科心想虽然难吃但当面吐了实在说不过去,咬咬牙闭眼再嚼两口。吃了又觉得如果就这么纵容下去,对胃部与舌头实在是一场背叛。


他说咱们点外卖不行吗?


你知道现在外面的黑外卖有多少吗,保不齐哪天我们就一起急性肠胃炎交代在家里了。


张继科气笑,你这人怎么总爱想些有的没的。


这叫做好最坏的打算,追求美好的明天。






马龙在生人面前端得一身翩翩温柔,混进熟人圈子才是荤话玩笑百无遮拦。自从开启了吐槽外卖的开关,他是白天也念夜也念。


周末点了块披萨,芝士拉开一条白线他还在念叨,这皮儿挺硬,我觉着这家的披萨压根不新鲜。


晚饭叫了两份家常菜套餐,他风卷残云还不忘抱怨,你知不知道,很多黑饭馆都拿门店客人吃过的菜回收利用送外卖?


张继科默默停了筷子,爱吃不吃,谁乐意伺候你似的。






谁乐意伺候他?


可不只有张继科这甘之如饴撞上他的黑瞎子。






张继科说是说不爱惯马龙这脾气,手上却诚实地卷起袖子下海学艺。用他的话说,你负责做最坏的打算,我不就只好负责追求美好的明天呗。


五花八门的厨房APP下了2G,各色烹调煮炒的菜谱汗牛充栋,张大厨花了整整两年,从籍籍无名的四郎升级到特级厨师小当家。




他俩有个损友叫许昕,没事就爱来打秋风。今天顺个冰啤,明儿牵走俩游戏。有一回趁马龙出差把马龙压箱底里的cos服掏出来瞎倒腾,玩嗨了还发了条朋友圈。结果许昕忘了屏蔽马龙,害张继科在马龙那里足足吃了一个月的闭门羹。


许昕听闻张继科厨艺大成,领着女朋友不请自来。




张继科好一番逞工炫巧,岂料许昕吃完皱眉不语,好半天拿出一副美食家做派叹气说,你还是太嫩,学艺不精啊学艺不精。


马龙舀两勺海鲜汤尝了尝,眼睛像是呼啦点亮的孔明灯,仿佛有仙女们成群结队在他后脑勺那里敲锣打鼓一般的顺畅。


他说昕哥你这不地道,抛开有色眼镜,继科儿做的多好吃。


许昕点头说,哥我真心希望您抛开有色眼镜。说完手捏筷子敲着碗边儿点评道,整这一大锅海鲜,肉也没有,盐也没有,嘴巴都能淡出鸟了。


马龙按住他筷子,我就爱吃海鲜。不吃甭下筷,拿着筷子敲个什么劲儿,你这是要饭呢?


张继科反而笑了,爱吃肉是吧,下回我给你炖一锅猪肉,怎么肥怎么来。




许昕捏着筷子怂了。


他师兄平时和颜悦色,难得一场晴转多云,他还是闭嘴为妙。至于张继科,多年好友实在坏到肠子里,知道他不吃猪肉还要变着法子恶心他。


姚彦多玲珑剔透一个女孩。她笑嘻嘻地捧着汤碗一饮而尽,竖起大拇指意犹未尽地夸道,继科这手艺太绝了,龙哥好福气。


马龙脸色稍霁,瞟一眼许昕嘟囔,大老爷们儿,说话还没你女朋友中听。


许昕听完讪笑转内勤,默默给女朋友剥起了虾。


他算看明白了,张继科这个特级厨师并不隶属八大菜系,他考的是马龙方向——所有搭配调味,统统要向马龙低头。






世上能有几个马龙方向的特级厨师呢?


被张继科一双手养刁了七年的胃,下不得馆子吃不得外卖,连公司食堂也无法兼容。马龙对着海鲜烩饭食不下咽,才吃一半已经能数落出满满一篓的缺点。


油太多,海鲜太少,味精味道太重。


他兴致缺缺地丢了勺。饥肠辘辘,惆怅而去。


 


 




3.


 


 


伯爵曾对海蒂说,假如要分手,绝不是我的意思。树从不愿意丢弃自己枝上的花,是花要离开树。


张诗人把它抄在书签上,夹在马龙最爱的漫画书扉页。


 




马龙枕着张继科大腿,小腿搭在沙发扶手上,时不时晃荡两下。他手里摁遥控器换台,张继科则攥着手机刷副本。


哗啦啦一圈频道转完,马龙嚼着冰棍口齿不清问,怎么现在的偶像剧那么俗气,每天都在分分合合闹个没完。


它不闹两下你看什么。张继科没抬头,手机里传来飒飒飒飒的刀劈剑砍。


马龙扔了遥控器,把冰棍递到无手星人张继科嘴边。


他说现实生活中能这么闹吗,分手了怎么复合,肯定是不爱了才分。


张继科刚叼住冰棍,马龙就麻利松了手。口腔内侧的皮都给冰碴子冻得黏连,张继科连忙扔了游戏,接住冰棍哈了好几口热气。




马龙笑了,他说要是我俩分手了,你会怎么办?


想都别想,我可不会跟你分手。


以后的事你怎么承诺,成天就会满嘴跑火车。我认真问你呢,你说咱们要是分手了还能做朋友吗?


马龙坐直身子。他并不喜欢像女孩子一样追问恋人掉到河里之类的无聊问题。管张继科救谁都有他的理由,马龙知道问了也没多大意义。今天的他纯粹是被炎炎夏夜熏得恹恹,加之被无脑偶像剧迷了心窍,突发奇想来了这么一招。




张继科想了想,如果分手,一定是你提出要分的。


凭什么啊,没影儿的事你都能赖给我。


因为我不可能和你分啊。


张继科正色,眼神不算一眼万年也能抵得上含情脉脉。马龙被这枚秋波吹得心旌荡漾,心想空调的温度是不是打太低,不然他的后脖子怎么凉飕飕又麻痒痒的呢。


马龙猛地把人捞在怀里薅头发。


他闷笑,你的意思是说,我就会和你说分手呗?




马龙平时挺容易害羞,但他害羞的方式有点特别——从不露怯,就爱面不红心不跳地做一些出离的事来掩盖,比如怼张继科。一旦他害羞,手上从来没个轻重。刚在一起,彼此还没能知根知底的时候,张继科以为他是真要打架,牛脾气上来还认真跟他过了几回合,结果两个人打得张灯结彩好不精彩。


时间久了,张继科才搞明白马龙这个小毛病。大概天生骨子里有点儿爱受虐,不然他挨怼的时候怎么还挺开心呢。




张继科被他塞在怀里好一顿蹂躏,折腾半天不能逃离魔爪。


给马龙这一通家暴整得快没脾气,张继科心想再薅两把他可能就得提前面临一言难尽的中年脱发问题。为了体面人最后的倔强,他只好拿冰棍冻马龙的咯吱窝,闹得马龙笑呵呵地往后仰倒,这才抱团投降。


冰棍是吃不了了。张继科丢进垃圾桶,深刻检讨了糟践食物的罪责后才扯回原话题。


 


那说好了啊,谁先提分手谁是狗。


 


 


 


4.


 


 




这人就是条狗。马龙擦手办,扭脸对许昕冷笑。


许昕默默喝茶,科子说的分手?


是啊,说完谁提分手谁是狗,转脸就和我分手。你说这人狗不狗?


马龙说这段就跟饶舌似的,两个人一起乐了。马龙绷着的脸缓和几分,许昕趁势就说,可不,就是一条哈巴狗,追你那会儿天天摇着尾巴跟在你后头跑。




好话说得好,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姻。


谈恋爱,谁能没个分分合合呢。许昕琢磨着人有怀柔,如果他能勾起他师兄对于早年恋爱萌芽期的无限绮思,指不定人就回心转意,他也不至于夹在中间上下为难。




马龙没作声。


许昕又试探,你俩七年了,磕磕绊绊了能有什么容不下的?分手,那都是气头上的事。


马龙擦着模型还是不搭腔。


许昕争取再力挽狂澜一把,就算真是一条狗,一起凑合了七年,总不是说割舍就割舍的吧?






砰啪啦啦。


马龙忽然就把模型狠狠摔在脚边。


这冷不丁一砸吓得许昕茶杯都没抓稳,愣是飘飘摇摇撒了一膝盖的茶。他惊疑未定,一颗心提到嗓子眼。


都说平时和睦甜蜜的情侣,一闹起分手就像天崩地裂;平时和风细雨的人,一生气起来简直乖张难料。许昕平时开朗乐天,说话从不怕得罪人,就怵他师兄这样的笑面破坏龙。


他摸不准哪句话戳到了马龙,只好闭上嘴以待下文。


 




这模型花了我两个月工资,前前后后托了很多人才搞到手。马龙抱臂凝视满地狼藉。他说,没得到的时候我日想夜想,得到了我就百般爱护,可是有些错误是没法补救的——你看,有人不小心把它摔坏了。


他看向许昕,我心疼归心疼,可你说碎成这样,谁救得回来?


许昕没触他霉头,只敢在心里吐槽,明明是你自个儿砸烂的,有些人背锅不要太可怜。


他不知道,马龙其实一摔完,肠子都要悔青了。刚才听许昕乱七八糟一顿劝,他是一个字没听进去。越想越气越想越急,结果脑子一充血,逼就装过了头。


这边他心在滴血,关键还必须在许昕面前兜稳脸面。扶摇而上一股郁气,分分钟从他脚踝爬到脑袋尖占领高地。


马龙从没有一个瞬间觉得张继科这么讨厌。




 


他沉下脸说,张继科算什么哈巴狗,那就是头藏獒。听话的时候来回来去顺着你,等他翻脸不认人了,张开獠牙就要在你心上咬一嘴的血。




多疼啊。












 








 



评论

热度(1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