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小雨不是锤锤

油嘴又滑舌 八面不玲珑

【獒龙】表白被拒绝了怎么办?折腾呗(05)

北冥大胖鱼:

01     02    03、04


05


月底的时候,对面羽毛球队的一个朋友办婚礼,张继科跟马龙都去了。


那人与他们差不多大,没打出什么特别出色的成绩,今年就退了。女朋友也处了好多年了,平平稳稳地走到了这一步。


他俩没一起来,却被安排在一桌挨着坐。旁边坐的基本都是体育圈的熟人,大家聊来聊去,也没觉出有什么别扭。


婚礼上司仪问两个人的恋爱经历,新郎说,我们不到二十岁就认识了,她等了我许多年。


马龙用余光看了看张继科。张继科在看手机,不知跟谁聊天,手指动得飞快。


这样的场合大家自然又聊到了结婚的事,说那谁那谁谁都结婚了,你俩啥时候才有眉目?


张继科把手机揣到口袋里,懒洋洋地往椅背上靠:“我哪有精力谈朋友,每天觉都不够睡。”他又看了一眼马龙,似笑非笑地说,马龙大概快了,女朋友都有了。


周围的人去盘问马龙女朋友的事了,马龙有点不好意思地应付着,说随便谈的,八字还没一撇。


有人打趣道:“我们以前还谈论过你们俩谁先结婚,看来你要给马龙当伴郎了。”


张继科低笑了一声,说,是啊。


在饭局上向来挺活跃的张继科这天没喝酒,马龙倒是喝了不少。一个人要是卯着劲儿想醉,不用劝就自己往下灌。


张继科没说什么,一直在捏着手机聊微信,发出一堆错别字,好像喝多的人是自己一样。


前几年的时候马龙是一喝就醉的,这两年倒是不了,酒量大了,也知道点到为止了。在醉酒的最初阶段,马龙就是话多。就像现在,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都秃噜出来了,包括他们十七八岁的时候打的比赛干的傻事拿的奖挨的批。


张继科又自虐般地仔细听着,仔细回想。


后来张继科虐得撑不住了,马龙也喝得撑不住了。他拉着马龙站起来,说马龙喝多了,我得送他回去,你们玩着。


马龙已经喝过了话多的阶段,低着头不出声,想睡。出了酒店,凉风一吹他又清醒了些,甩开张继科往前走,走得还挺平稳,看不出什么醉态。


张继科追了两步拉住他,把他拉到地下停车场。打开车门把他塞到了自己的车子里。


马龙倒挺给他面子,没吐在他车里。到了宿舍就一头扎进了卫生间。


晚饭没吃东西,也吐不出什么来。张继科倒了杯温水让他漱口,又浸了条热毛巾递给他。马龙扶着洗漱台,也不去接。张继科啧了一声,抄着毛巾给他擦脸。


他的动作有点粗鲁,马龙挣扎了一下,在毛巾下发出几声黏黏糊糊的哼声,这才抬手把毛巾扯过来,扔在洗漱台上就出去了。


张继科跟着走出去,只见马龙脚踩在地上,半个身子躺在床边上,手臂遮着双眼。


他盯着马龙看了一阵子,想要回去了。


那人却又在身后叫他,继科儿,帮我倒杯水。


张继科边倒水边冷笑,说:“有本事叫你女朋友来伺候你。”也不知道是膈应马龙还是膈应自己。


马龙把手臂从脸上拿开,盯着天花板喃喃地说,我没有女朋友,我只有你。


张继科手上不稳,杯子哐当一声摔在了地上,虽然没摔个粉碎,但也碎成了好几片。张继科心说要完,马龙可喜欢这个杯子,上面还印着钢铁侠。


马龙循声看过来,皱着眉抿着唇,看样子真有点儿心疼。


张继科顾不得杯子,走到马龙床边,说,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马龙又闭上眼,过了一会儿才说,你回去吧。


张继科才不会走。这样的生死之战,他只要抓住了一点机会,就必然会竭力反杀,寸步不让。他半跪在床边,声音低哑如同哄诱:“马龙,你再说一遍。”


马龙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我怕。


马龙怕的东西还真不少,怕疼怕热怕黑怕高怕狗怕虫子。张继科愣了愣,然后就明白他怕的是什么了。


无力感和焦灼感漫上来,完全冲去了刚才那点儿希望。


张继科想说怕啥,在一起能咋的,管那么多做什么?就像往常他怂恿着那个总是纠结的人去做什么事一样。


但这次不行。这不是一件像偷偷出去打高尔夫球那样的小事,马龙也不是他。他可以告诉自己不用管那么多,马龙不行。


那个人想得比谁都多,那个人心里的煎熬不会比他少一分一毫。想到之前那些故意为之的冷落伤害,张继科又开始后悔和心疼。


他以为胜利在望,谁知对方放出了杀招。不管甘心不甘心,他都得认输。


 “不用怕,”张继科帮马龙顺了顺蹭得有点乱的额发,断续又艰难地说,“这事儿我再不提了,不为难你……你愿意做朋友就做朋友,行不行?特别铁特别好的那种。”


他想,怎么过不是一辈子,做朋友也能是一辈子。


“可我不想做朋友……”马龙皱着眉小声说,自言自语一般,还带着含含糊糊的鼻音。


张继科听清楚了,他早就习惯了马龙的语调和语速。这会儿他倒是笑了,笑得眼眶都有点发热,他说:“看你难受的这样儿,心里肯定特喜欢我吧?”


马龙哼哼了两声,也没反驳。接着又说,你别嘚瑟,好像你不喜欢我一样。


张继科实在忍不住了,凑过去亲了亲他的唇。马龙没躲,还把手搭在了他肩上。


两个人断断续续地吻着,有点生涩,却很认真。


过了一会儿,张继科退开了一些,用目光仔细描摹着青年的脸,呼吸都有些发颤。


若是还在热血轻狂不管不顾的年纪,到了这种地步,该做的他肯定什么都做了。马龙还是有些不清醒,他怕马龙醒来会后悔,再纠结成那副小模样。


大概是跟马龙在一起久了,他也学得克制了。


“继科儿。”马龙叫了他一声,他低低地应了,心里又满又软。


之后谁也没有再说话,再后来马龙就那样睡了。张继科怕他半夜不舒服,就也没回自己寝室,在他旁边凑合着睡了一晚。


————————————待续————————————


前几天过节磕糖看比赛无心写文所以没更


嗯下章就能完事儿了HE了就是这么狗血就是这么草率


把一个脑内小片段折腾成近1万字我真啰嗦

评论

热度(253)

  1. 是小雨不是锤锤北冥大胖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