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小雨不是锤锤

油嘴又滑舌 八面不玲珑

【獒龙】表白被拒绝了怎么办?折腾呗(03)(04)

北冥大胖鱼:

01    02


03


马龙与张继科这两天不在状态。


按理说奥运会刚结束,心理和体能上可能会出现一些疲怠,可问题显然不是出在这里。


这两个人练得太狠太急躁,就像是把打球当成了发泄方式一样。


教练组估测了一下,张继科的失误率大约是以前的两倍,就连马龙这样打起来四平八稳的人,都常控制不好球路和落点。


晚上训练结束后,马龙默不作声地收拾着自己的球包,张继科走过来,说,刘指导叫你。


马龙愣了愣,把球包拉链拉好,直起身来。


刚才他看到刘国梁叫张继科了,这会儿又叫自己过去,要说什么他心里大体也有数。不过他倒是没想到,刘国梁上来就问,你跟继科闹别扭了?


没啊,马龙下意识地说。


说完马龙又觉得不妥,他俩冷战全队的人都看出来了,刘国梁自然也能看出来。


他扭头看了一眼,张继科站在不远处,手撑在后腰上,出神般地看着这边。对上马龙的目光后,转过身去晃晃荡荡地离开了。


刘国梁轻咳了一声,说:“不管你俩怎么了,私底下的情绪不能带到球场上来。”


马龙低着头,用鞋尖碾了碾地板,说我知道了。


“看你这两天练的,”刘国梁接着说,“你还要打东京奥运会呢,就你现在这样,成绩能保持两年都难。”


马龙不出声,心想刘国梁对自己都说这么重的话了,张继科肯定被训得更狠。


等刘国梁训完了话,他又在空无一人的训练馆里待了一阵子,练了会儿发球,才背起包回了公寓。


到了寝室马龙习惯性地先洗澡,这个澡冲了有二十分钟,也没能冲走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完了之后他坐在床边擦头发,顺手拿起手机来看了几眼新闻。突然某个直播软件推送了一条消息,张继科正在直播。


张继科貌似挺喜欢直播,时不时跟粉丝互动互动。马龙就时不时地说你又撩粉,每当这时候张继科会用那双桃花眼看着他,说我想撩你,给撩吗?


马龙也知道总想过去的事挺没意思的,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每天脑子里都像过电影似的,清清楚楚,有声有色。


他盯着那条推送消息犹豫了一下,还是戴上耳机点了进去。


室内光线不是很好,那人气色看起来有点差。马龙把弹幕礼物都关了,安安静静地看着张继科的脸。


然后他又觉得别扭。这两天对上张继科的视线他都会难堪地避开,这会儿躲在屋里通过手机屏幕这样盯着他看,简直像偷窥一般。


他愈加觉得没意思,刚要退出来,手指还没触到屏幕就停住了。那人在说退役的事。


“打到什么时候?现在就不想打了,打算退役了。挺累的,该得到的都得到了,没得到的也不会得到了。”


马龙愣愣地看着手机。


“早晚要退不是……马龙啊?他不退,他正值巅峰呢,再打东京都没问题。”


“唱什么歌啊,我刚训练完,累,唱不动。”


“好吧,就唱几句。”


“为你付出那种伤心你永远不了解/我又何苦勉强自己爱上你的一切/你又狠狠逼退我的防备/静静关上门来默数我的泪……”


这是他俩合唱过的歌,据说奥运期间还在央视上放过。张继科的嗓音低低的,自带一种深情,好听得很。


马龙把手机反合在床上,抬手捂住了脸。耳机里还能听到男人的声音。


“叫马龙来跟我合唱?他休息了,以后吧,让他单独唱给你们听。”


“我跟他不住一屋,我们一人一间。”


“老提马龙干什么……C什么P啊,人家都有女朋友了。”


“困了,睡觉了。”


马龙在床边坐了一阵子,眼眶发热。手机摸起来又放下,起身走了出去。


 


 


04


其实张继科也没打算马上就睡,今天的衣服还没洗。


刚才他想着马龙唱了两句《痴心绝对》唱得有点儿伤心,关了直播趴在床上缓了缓。大概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格外容易犯困,就这么睡过去了。


过了一会儿朦朦胧胧听到有人叫他,是马龙的声音,他心说怎么回事,做梦都不消停。


“张继科。”声音又大了一些。


张继科含糊地应了一声,还没清醒。


“你不打了?”听起来马龙的声音还有点冷。


“谁说我不打了?”大概因为困得厉害,张继科语气也有些不耐。他想反正是做梦,甩点脸色也没什么。


“刚刚直播里说的。”


张继科一下子从床上爬起来。


马龙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张继科心里有点虚。


别看马龙平日里笑眯眯的温柔谦和,其实他这个人又认真又固执,一旦严肃起来就气压骤降,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张继科抓了抓头发,低声说:“你别管我了。”


“上个月你不是这样说的。”


张继科想了想,上个月他是跟马龙说过,你打到什么时候我就打到什么时候。他心里的怨气又上来了,近乎残忍地笑了一下,说:“上个月的时候你还没有女朋友。”


果然,马龙又露出了那种难过又隐忍的神情,眉微微皱起来。


心里那种感觉又来了,又痛又爽。


“本来也到了退的年龄了,我在这里你觉得不痛快,我也觉得不痛快,干脆走了算了。我不影响你,你好好打。”张继科抱着膝盖坐在床上,目光落在地板上的某个角落。


站在马龙的角度,可以看到他长而密的睫毛以及鼻梁挺拔的轮廓。


“我没觉得不痛快。”马龙顿了顿,又说,“我心里不痛快不是因为这个。”


张继科抬眼看他,说:“我知道你不痛快什么,你觉得我们跟以前不一样了,你觉得我冷落你了。可是我再像从前那样对你,你受的了吗?就算你受得了,你想想我受的了吗?”


张继科心底的自虐因子又开始泛滥,这会儿恨不得马龙能跟他吵一架,吵得形同陌路一刀两断最好,也断了他的念想。


马龙眼底都泛红了,可还是不跟他吵,还把队长的姿态拿出来了。


他看起来冷静又严肃,说张继科你是成年人了,你得对自己负责,对你的职业生涯负责,对你的教练你的家人负责。


张继科不说话,保持着那个执拗又脆弱的姿势。马龙心中酸楚得厉害,语气又软了一些:“你别跟我置气了,过去的事也别想了,好好打球。”


其实在冷战中,这算是马龙最大程度的示弱了。


可这句话又把张继科刺激了,这么轻轻淡淡一说,过去那些事什么都不算了,让谁谁也受不了。他后仰躺在床上,双手覆在脸上抹了两把,心想你愿意怎样就怎样吧。


心堵得呼吸都困难,他胡乱应着,说行,你去睡吧。


马龙也好不到那里去,回到自己的寝室后终于绷不住了。他仰着头不让眼泪流出来,觉得自己自私又懦弱。


自从刘国梁训了话,在外人看来两人的关系确实缓和了。


虽然不像从前那样形影不离亲密无间,但也有正常队友之间的交谈交往了。与他俩都熟的队友比如说许昕他们,也敢问一问那两天到底是是怎么回事了。


张继科翘着唇角哼笑一声,说,你问马龙啊。


马龙也会笑着说没啥,就点儿小矛盾,马上就把话题岔过去了。


然后在队友和对方看不到的时候,两人都敛去笑意,换上一副落寞的模样。


中国公开赛的时候两人又配了双打,也不知道刘国梁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这次两人配合得还不错,虽然有点磕绊,还是一路打到了冠军。比赛结束的时候两人轻轻拥抱了一下,身体还没靠在一起就分开的那种。


张继科想,以后就只能用这种方式抱他了。


马龙想,以后还能用这种方式抱他。


这样疏远又客气的模样,像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队友。其实比起冷战张继科更受不了这个,可他觉得这是马龙想要的,那就这样吧。


张继科没有再提退役的事,其实那天也都是气话。


说真的,他还是挺舍不得乒乓球,也挺舍不得马龙。他觉得自己可能真有自虐倾向,前者让他累得要死要活,后者让他痛得要死要活,可他还是舍不得。


————————————待续————————————


继续狗血呗,再有两章就完了


昨天没更,今天短小两章


嗯恭喜蜜汁自信双打组进四强哈哈哈

评论

热度(198)

  1. 是小雨不是锤锤北冥大胖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