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小雨不是锤锤

油嘴又滑舌 八面不玲珑

襄阳纪事(五)(六)【《五鼠闹东京》猫鼠同人】

北冥大胖鱼:

(五)


展昭连夜回了金钱堡。


此时的襄阳郊外无星无月无灯火。展昭想,也许是在黑暗中待久了,一缕细微的光都让人有些心动。何况这光太耀眼,竟让他感到眼眶酸涩。


发丝微凉的触感似乎还停留在手中,那人微笑而认真的样子似乎还在眼前。展昭在黑暗中苦笑了一下。陷足淤泥的人,怎么能奢望与九天之上的流云并肩,何况白玉堂的青睐全部属于沈仲元这个人。


他骑在马上,回身望向早已看不见的襄阳城,又握紧了缰绳,奔入茫茫夜色之中。


第二天一早白玉堂就出了门,先去了趟太守府,回来后跟颜查散告了一天假。


颜查散放下卷宗长声叹气:“你昨晚去哪儿了?今天又要去哪儿?”


“昨晚我与沈仲元相见,听说南阳的事有些棘手,我去去就回。”白玉堂并没有说自己去了襄阳王府,只是正色道,“今晚襄阳王可能会有所行动,兄长要有准备。我已经知会了智大哥,他自有安排。”


看颜查散皱眉不语,白玉堂又说:“兄长放心,此次襄阳王最多是试探一番,没有万全之策,我怎么会拿兄长的性命做赌?”


“为兄哪里是担心自身安危,”颜查散眉头皱得更厉害,“你一个人去南阳我不放心,出来的时候你几位哥哥再三叮嘱让我看好你,不让你独自行动。”


“我陪五爷一起去。”金亚兰从外面走进来,一身轻便打扮,手里拿着一把剑。


话音刚落白玉堂便开口道:“不用了,你在这保护大人,我一人便可。”


“可是……”


这金姑娘对白玉堂的心思,恐怕全开封府的人都知道,唯有他自己无动于衷。颜查散看着头也不回走出去的白玉堂,又看看站在原地有些伤神的金亚兰,心底叹了口气。


白玉堂出城不久,一封密信就传到了襄阳王府。


朱英进来的时候,赵珏正在画画,他走近一看,是一副猫鼠相戏图。他来不及称赞此画的妙处,就对赵珏说:“王爷,刚刚接到密报,说白玉堂出城了,直奔南阳方向。”


“哦?他终于沉不住气了。”赵珏停下了笔,目光却依然停留在画上,“你怎么看?”


朱英略一沉吟,道:“陈志曾对下官说过,白玉堂若是得知展昭晏飞在南阳,不可能不去。”


赵珏低笑了两声,把刚刚画好的画团成一团扔在了桌下,吩咐朱英:“去,派人把方貂叫来。”


晚间的金钱堡依旧热闹非常,只要白天在擂台上赢过的人,便能受到金钱堡堡主的宴请。筵席摆好,宾客落座,觥筹交错间满是“为王爷效命”之类的话。


只是酒还未过三巡,就见堡外把守的人跑进来,抱拳跪倒:“禀报堡主,外面有人前来打擂,带着面具不知样子,听声音是个年轻人。小人说堡主正在用饭,让他等在门外,他便硬闯,打伤了好几个弟兄。”


东方明心中十分不悦,但不知对方的来头,只好去擂台看一看。展昭随着众人也出了大厅。只见擂台之上站着一个人,一身白衣,瘦削挺拔,展昭心中微微一动,再等他看到那人脸上戴的再熟悉不过的面具,便确定这人是谁了。


昨晚谈话时展昭就觉得白玉堂与王纪祖似乎有些过节,恰巧让雨墨打断,便没有细问。他不可察觉地翘了翘唇角,如果连一个仇人都不能痛快去杀,那就不是白玉堂了。


东方明抬眼看着擂台上的白玉堂,拱手问道:“这位英雄有何贵干?”


“到擂台上不是比武,难道是来吃饭的?”白玉堂冷声道,“哪个最厉害,出来跟小爷打一架。”


“这位英雄有所不知,晚间擂台是不开的,若是想比武,还请明日再来。”


白玉堂也不下来,把手背到身后握着剑,笑道:“若是怕了就直说,我就说这擂台不过是个摆设,哪个有真本事的会到这种地方比武?不过好说,上擂台之前先把话说明白了,点到为止还是打死勿论?要是点到为止,小爷我就手下留情,给你们留条小命。”


东方明大怒,心说哪里来的小子敢在这里撒野,今天就让你死在这金钱堡。他冷笑一声,道:“上了擂台,生死不论,哪位英雄上台应战?”


众人比武比了一天都身心疲乏,且不知这人的本事如何,一时间竟没人站出来。


展昭向前一步:“在下沈仲元,前来应战。”


虽然白玉堂带了面具,只露着双眼,但展昭还是从他眼中看到了那种熟悉的有些狡黠的笑意。


展昭挑眉,无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白玉堂眨眨眼示意他放心,朗声道:“我不跟你打,你连白玉堂都打不过。”


展昭还未言语,王纪祖倒是看不下去了。“年纪不大,口气倒不小,”他腾身上了擂台,“老夫今日就讨教一番。”


白玉堂还是负手站着,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勉强可战。”


王纪祖强压怒火,抱拳道:“在下乃神拳太保王纪祖,不与无名之辈交战,请阁下报上姓名。”


“小爷姓金,单名一个泽字,来吧。”


擂台下众人都在思索这个金泽到底是何人,行走江湖多年也没有听说过。东方明转身看展昭,展昭也摇头。


白玉堂话音未落,王纪祖就出了招,先是一招金龙出海,钢刀一晃直冲白玉堂正脸劈去。白玉堂侧身一闪,歪头像是有些疑惑:“神拳太保难道不是用拳?”


“少废话!”王纪祖再攻过来,刀刀迅猛狠辣,依然直取脸面。


白玉堂知道这人故意要砍碎自己的面具,他也不心急,只管侧脸躲闪,在王纪祖招式间隙里攻其下盘。


神拳太保的功夫也是名不虚传,几十招下来,两人依然不分胜负。展昭在台下却有几分紧张,他倒不是怕白玉堂输,就怕王纪祖使诈用上暗器。再看白玉堂打得并不吃力,一招一式都带着几分肃杀和傲气,展昭甚至可以想象面具下面那人的神情。


王纪祖的刀越来越快,白玉堂似乎有一瞬间的迟滞,刀刃已然到了眼前。就在此刻白玉堂猛一侧身稍稍跃起,趁王纪祖来不及收回手臂,一脚踢他的胸口,再凌空一转,另一脚直冲门面。王纪祖忙架刀抵挡,白玉堂一脚揣在刀面之上,巨大冲力让王纪祖后退几步远。


这时人们才注意到白玉堂的剑还未出鞘。


王纪祖也知自己到底不是他的对手,翻身跳出丈远,拱手道:“阁下果然英雄不凡,老夫认输了。”


白玉堂微微笑了一下,脚踏擂台飞身来到了王纪祖身前,电光火石之间利剑出鞘,横向划上王纪祖的咽喉。


 


(六)


这几个动作太快太突然,台下观战的人都愣在当场。东方明猛地站出来,喝到:“他都认输了你为何还要下杀手?”


“不是打死勿论吗,我再不杀他,他就要掏暗器了。”白玉堂把没沾上多少血迹的剑收回鞘中,“欺负小爷没见过世面?”


展昭几乎忍不住要笑起来。他也不知道这种愉悦感发自何处,大约只要看到这个人飞扬恣肆的模样,他就会是这种心情。


邓车也在旁边看着,若有所思。就在台上的人负手站定的时候他就有些熟悉之感,而这个收剑的动作……他猛地一惊,喊道:“是白玉堂!”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白玉堂?”东方明又惊又怒,厉声道,“你身为钦差护卫,擅离职守,逞武私斗。今天我们这些江湖人就替你皇帝主子杀了你。”


展昭微微皱眉,他忘了邓车也是认得白玉堂的,怕白玉堂被众人围攻,只好上前一步:“兄弟们莫动,我来会会他。”


众人心说这小诸葛也未必是他的对手,谁知在片刻之间,众人就看到他被白玉堂一掌打下擂台,单手撑地才稳住身形。白玉堂跃上擂台旁边的围墙,听声音有些愉悦:“小爷还有些别的事,恕不奉陪。”


“白玉堂休走!”


白玉堂笑了一声:“你们好生奇怪,打擂不就是要分个输赢吗,分出输赢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再说,谁说我是白玉堂?”说着便跳下围墙,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东方明还想让人去追,被展昭拦住了。


“东方兄莫要轻举妄动中了圈套,据我所知白玉堂掌法不会这么好。”展昭咳嗽了一声,捂着胸口道,“也断然不会说这么多废话。”


其实刚才白玉堂只是在他胸口轻轻拍了两下,还留下了两句话。


“面具不错。”


“在襄阳等你,千万要小心。”


再说襄阳这边,夜深人静,似乎与往日没什么不同,却不知有人早已潜在暗夜之中,伺机而动。


方貂接了襄阳王的命令,潜入巡按府院刺杀颜查散。他翻墙而入,轻而易举找到了颜查散的书房。房内还亮着灯,颜钦差坐在灯下,手拿一卷案宗细细翻阅,书童立在身侧,垂头欲睡。


方貂暗喜,心想杀这两个人简直易如反掌,此功不立,更待何时?他猛地踹开门,抽刀便向颜查散砍去,谁知这颜查散侧身一躲,抄着手中卷宗就向他脸上拍去。


方貂心知不好,怕是对方早有准备,抽身要走。本来昏昏欲睡的书童从桌案下抽出一把钢刀,踩过桌子迎面砍来,边砍嘴中边嚷:“你这贼子,竟然敢来刺杀钦差大人,看小爷不剁了你。”


这两个人哪是颜查散和雨墨,而是智化与艾虎。两人接到白玉堂的消息就暗中进了钦差府衙,果不其然半夜有人偷袭。


而颜查散和雨墨此时正在西面偏房,与金亚兰在一处。听到传来打斗之声,便知是刺客来了,颜查散怕智化艾虎难以抵挡,金亚兰功夫不错,便让她前去帮忙。


“放心吧大人,府院护卫都未曾入睡,就等着贼人来袭。”金亚兰盯着门口处,“我答应五爷要保护大人,此时断然不能离身。”


没过多久那边的打斗声停了,三人才出了房门。再看书房之中,刺客被缚,胳膊大约是被艾虎拗断了,扭曲地绑在身后。颜查散让人把他押去牢房,对智化艾虎拱手道:“多谢二位义士。”


雨墨蹲下收拾打碎的东西,又抬眼问:“智叔虎子哥,你们没伤着吧?”


艾虎摆手一笑:“对付这种喽啰都不需要我师父动手,有我就够了。”


智化挑眉看着自家徒弟眉飞色舞地跟雨墨讲述怎么擒住的刺客,方才这小子一个大意差点让刺客逃了,多亏院中护卫赶到,才把刺客围住。他笑着摇了摇头,转身望着窗外夜色,自言自语道:“那人为何还没来……”


此时此刻,除了白玉堂,还有三个人正奔襄阳而来。


第二天一早,巡按府就放出了消息,有人刺杀钦差,被当场擒获,不日押回汴梁定罪。


赵珏猛地把茶碗扫到桌下,几乎咬碎了牙:“白玉堂不是去了南阳吗,他回来了?”


朱英似乎也有些疑惑,道:“城门处的眼线的确看到他出城了,刚刚接到金钱堡的飞鸽传书,神拳太保被一个来路不明后生打死在擂台上,那后生大约就是白玉堂。”


赵珏震惊:“王纪祖也死了?那白玉堂呢?”


“……跑了。”朱英迟疑了一下,“他打死王纪祖,又打伤了展昭,众人没拦住便让他跑了。”


“废物!”赵珏拍桌怒骂。


“这白玉堂还有分身术不成?”


赵珏终于平静下来,眼中却是前所未有的阴狠,他冷哼一声,道:“一定还有别人暗中相助,看来颜查散不简单啊,我已尽力牵制,让开封府的人脱不开身,还是让他胜了这局,损我两员大将。”


“只怕那白玉堂会越来越猖狂,此时正是用人之际,要不要把展昭叫来?”


赵珏还在对展昭偷袍冠带履的事有所忌讳,道:“此人可靠是可靠,但容易引火上身。”


“不怕,他早已改名换姓,此时正在金钱堡为东方明助擂,随时便可招来。”


白玉堂回到襄阳后,一看府中情形,果然不出所料。心想来襄阳这些时日,总算出了一口气,心情好了不少。


他本打算再去君山和黑狼山附近转转,被智化拦下了,说他有公差在身,这种打探之事就交给自己,让他提防襄阳王反扑报复。白玉堂便每日都中规中矩待在巡按府,只等沈仲元进襄阳王府,颜查散都觉得省心不少。


八月廿三,襄阳王将金钱堡比武大会选出的十二人招请至王府,其名为结识天下英雄。沈仲元、邓车、张华等人皆在名单之中。


这些人离开的时候,东方明亲自送至堡外。他心有不舍,却也知浅水养不了大鱼,更何况襄阳王已许诺自己事成之后封侯拜将,到时候这些人还是归于他麾下。


东方明拱手:“各位英雄,后会有期。”


展昭抬眼看了看大门之上还稳稳挂着的“金钱堡”匾额,微微一笑:“东方堡主,后会有期。”


————————————待续————————————


三探冲霄楼的情节会有,但不会让小白领便当。此文纯粹为掉马甲以及H以及HE而写。


因为是猫鼠同人,会把原著里别人的事挪用到他俩身上来,情节也会有改动,求不拍砖。


万万没想到在猫鼠这个墙头上达成了500粉(但是才没有点梗这种东西呢)。


有点想知道有多少人在看这篇。想要拜托大家要是在看的话,就在这一篇下面留点什么,喜欢推荐评论什么都好。不是求热度,也不是看的人少就不写了,毕竟有几位GN每次都给我评论让我加油,我尽量不坑。纯粹是调查一下阅读量找点填坑动力而已。


长篇对于情节渣的lo主来说确实很吃力,但是总是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是不是文笔让人看不进去,或者进展太慢了,或者是两人互动太少了,或者是情节太扯了,或者人物OOC,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如果觉得哪里不好请告诉我,lo主十分需要这些经验。


再次感谢评论里鼓励我的GN。

评论

热度(129)

  1. 是小雨不是锤锤北冥大胖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