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小雨不是锤锤

油嘴又滑舌 八面不玲珑

襄阳纪事(三)【《五鼠闹东京》猫鼠同人】

北冥大胖鱼:

(三)


展昭不曾听过这个声音,用了沈仲元的身份以来叫他沈老弟的也不多,心想这人多半是沈仲元的故交,但不知是敌是友。因自己粘了胡子,相貌与沈仲元十分相似,夜色浓重,那人便没分辨出来。


展昭心思一转,笑道:“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故人。”


借着月色展昭看到从巷中走出一人,三十岁左右,身量颇高,头发随意挽成发髻,穿得也不甚讲究,相貌倒是不错,挺鼻薄唇,眉目细长。从他刚才隐匿的功夫来看,此人武功也不错,应该不是无名之辈。


“沈老弟,你为何在这里?”那人双眼自来带笑,仔细看来又略有一种算计之感。


“小弟前来探望一个朋友。”展昭心中已有计较,故作疑虑道,“那日分别之后,小弟时常打听仁兄的消息,为何从未听江湖人说起过你?”


那人挑了挑眉,略有嘲讽之意:“智某的名气自然不比沈老弟。”


“仁兄哪里的话。”展昭又在心中对沈大侠道了声抱歉。不过就这一句话,他便已得知此人乃是鼎鼎大名的黑妖狐智化,并不是什么奸邪之辈,心下稍安,又问:“仁兄为何来此?”


“有一位故交在此地办事,愚兄特来叙旧。”智化随口问道,“贤弟去往何处?眼下天色已晚,为兄择日拜访。”


展昭答道:“无处可去,正打算去投靠襄阳王。”


果然智化眼神稍微一动,却也并未多言。两人试探了半天,说出来的都半真半假,听进去的都半信半疑。智化向来懒得跟沈仲元打哑谜,只好与他告辞。


走之前展昭又微微一笑:“仁兄要是找五爷叙旧,还是等明日吧,三更半夜扰人清梦可不好。”


等展昭一走,暗巷中又走出一个少年。这少年正是智化的徒弟艾虎,他摸着下巴琢磨:“师父,小诸葛的官话什么时候说得这么好了?这真的是沈仲元?”


“为师再健忘也不会忘了那厮的样子。”智化啧了一声,“这沈仲元也到这里来了,你说他是来干坏事的还是干好事的?”


艾虎皱皱鼻子:“这人整日鬼鬼祟祟,但确实没做过什么坏事,在霸王庄的时候还帮过我们不少。”


智化沉默不语,拿不准沈仲元为什么要进襄阳王府。没听说过他与荆襄之事有所瓜葛,此人也不是一个图名图利之人,一时兴起倒是说得通。


“师父,多思无益啊,明日去问白五叔不就行了。”艾虎踢着脚下的石子,“回不回去?”


智化只好点头应允。


走了一段路,展昭回头看了看智化师徒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心说这般人物都来了,过几天再来几只老鼠,襄阳可是要热闹了。又一想若是再遇到沈仲元的熟人,也是麻烦得很,便要戴上面具,手探进衣中却摸了个空。


再说白玉堂,送走展昭后进屋就看到了桌上黑漆漆的面具。他也没有追出去,只是拿在手中看了一阵子,又放在脸前比划了一下,想起那人带面具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最后收在橱柜里,与自己的衣物放在一起。


白玉堂思来想去还是给开封府送了一封信,一来报个平安,二来说了南阳之事。等回信的日子倒也安稳,每日都陪着颜查散整理状子,开堂审案。


这些告状之人多半是被襄阳王及其党羽所害,不是财失地占,就是家破人亡。颜查散为官时日并不多,哪见过这么多冤案错案,每日都暗自愤懑,再三向受害百姓许诺,一定会捉拿襄阳王,为他们主持公道。


连白玉堂都知道,这话说着容易,做起来难如登天。赵珏身为皇叔,又手握重兵,岂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钦差说动就动的。颜查散为此费尽了心力,只得跟太守金辉商量。


于是颜查散择了闲暇的一日,与白玉堂去拜访那金太守。落座后寒暄了几句,金太守便对白玉堂说:“白护卫,有一位故人想要见你。”


白玉堂正感诧异,就看到智化从里间走了出来,艾虎笑嘻嘻跟在后面,老远就招呼道:“颜大人,白五叔,许久不见。”


大家彼此相熟,也不需一一介绍。原来这智化与金辉素有交情,金辉赴任襄阳太守,初来就被赵珏的人行刺,多亏智化与艾虎在暗中保护,才使金太守几次脱险。


从智化口中得知,这襄阳王早就做了万全的准备。黑狼山山寨和君山水寨早已收于襄阳王麾下,一左一右,一旱一水。在王府之中,还有一座楼名为冲霄,重要之物皆放置楼中,机关重重,无人可进。


众人听罢都十分忧虑,要按这么说,这襄阳怕是破不了了。白玉堂也皱眉不语,心中却有了一些别的打算。


正在这边想着,白玉堂就听智化问:“五弟,听说沈仲元来找过你?所为何事?”


白玉堂看在座的都不是外人,就把那晚的事与智化说了。智化点了点头,心想那沈仲元说的也算是实话。这样只身潜入襄阳王府,确实十分冒险,但也确实是一个好法子。他想了想又问白玉堂:“这人可靠不可靠?以我与他的接触,此人城府极深,难以捉摸……”


“可靠。”白玉堂丝毫没有迟疑,“不瞒智兄说,我与沈兄在陈州时也有些交情,此人足智多谋且心怀大义,待我也十分赤诚,一定不是那欺瞒算计的小人。”


不过白玉堂想了想,难以捉摸倒是真的。连黑妖狐都难以捉摸的人,也颇有些意思。


这难以捉摸的人此时正在南阳金钱堡五松亭的宴席上,靠着椅背听别人闲谈。


比武大会已经开始两天,南阳地界聚集的江湖人越来越多,情形却与东方明设想的有些不一样。他本重金请了许多有名的江湖人前来助擂,可不知为何,到了开擂那天,所请之人竟然有大半没来。


东方明担心压不住场子,让江湖人耻笑,又素知展昭的本领,便让他做一方擂主。谁知展昭也极力推辞,说自己在江湖上名声不好,怕扫了各路英雄的兴致,再加上王爷特地嘱咐让他隐藏在暗中,不好出头露面。


东方明给他想了个法子,即隐名换姓,乔装他人。这样一来既能助他金钱堡打擂,又不会给王爷添不必要的麻烦。展昭只好答应,用小诸葛沈仲元的名字上了擂台。至此,东南西北四大擂台的擂主已定,分别为神拳太保王纪祖、小诸葛沈仲元、粉面金刚邓车、病太岁张华。


在江湖人聚集的地方,几杯酒浇下去,只管闭目听着就好。这些人大多数是针对五鼠而来,也有人针对展昭与晏飞,其实真正的目的不过就是想通过打擂进襄阳王府,谋个功名富贵罢了。


“这都两天了,还是没有江南五鼠的动静,怕是不会来了。”有人失望道。


“他们江南五鼠就算不死在这擂台上,也会死在冲霄楼里。”也有人冷笑。


展昭坐直了身子,又斟了一杯酒。


————————————待续————————————


黑狐狸遇到了黑喵


总觉得智化可以跟沈仲元组个CP……


大家莫方,暂时不会弃坑哒,写得挺开心的,马甲都还没掉呢~


下章会见面

评论

热度(85)

  1. 是小雨不是锤锤北冥大胖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