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小雨不是锤锤

油嘴又滑舌 八面不玲珑

襄阳纪事(二)【《五鼠闹东京》猫鼠同人】

北冥大胖鱼:

先说两个设定


设定一:亚兰单恋小白,并没有陷空岛解开心结深情相拥这种鬼东西


设定二:皇帝知道展昭是内应,本文应该不会太黑仁宗,不然不好HE


————————————正文分隔————————————


(二)


白玉堂不动声色地进了那家酒楼。这次陈志倒没有再提什么官府江湖,也没有再提庞吉之事,他为白玉堂斟了一杯酒,笑道:“在下去江南办事路过此地,听闻五爷来这里办差,你我难得见面,便约五爷来喝一杯。”


白玉堂接过酒杯,也不寒暄:“说吧,陈兄有什么消息要告诉我?”


“五爷来此地可是为了捉拿展昭和晏飞?”陈志稍微凑近,“据我所知,他们并不在这襄阳。”


“那在何处?”白玉堂放下了酒杯。


“南阳,金钱堡。”陈志沉吟道,“五爷,你可知道东方明在金钱堡摆了擂台,网罗天下英雄,公然叫嚣……叫嚣要合力除掉背叛武林的鼠辈……这展昭跟晏飞,也是东方明的助擂之人。”


白玉堂哪能受得这样的言语,脸上霎时就有了怒色。


陈志好言相劝道:“五爷不要生气,陈某也是道听途说,但心想还是要知会五爷一声,只盼着五爷早日拿住贼人,扳倒庞吉,以解我心头之恨。”


后来两人又说了一些别的事,无非就是江湖人对五鼠兄弟的评价,东方明助擂之人的来历之类。白玉堂心中不悦,未进多少酒菜,没坐多久便回去了,陈志也不强留。


走出酒楼的时候,白玉堂冷笑了一下。


他不是不相信陈志说的话,襄阳王把展昭和晏飞安置在金钱堡,把开封府的注意力都引到此处,确实是好计策。但这陈志的用心也十分明显,如果上一次白玉堂还认为此人是无心的,但这一次便是赤裸裸的调虎离山。


回到府衙天色已晚,白玉堂在房中独自坐了一会儿,思虑甚多但也无结果。正准备睡下的时候,细微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听来像是金亚兰。


“五爷,睡下了吗?”金亚兰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伴着轻微的叩门声。


白玉堂应了一声,让她进来。


只见她手中抱了一个包袱,说:“五爷的衣物不知被谁错放在我那边了,我特地给你拿过来。”说着便打开包袱,把衣物整齐放入柜橱之中。收拾完这些,又走到床边,欲为白玉堂铺床。


“不用了!”白玉堂连忙上前一步,“亚兰,我救你又不是为了让你给我当丫鬟的,过来坐吧。”


金亚兰并没有停下,直到把床铺铺好,才到桌边坐下来。适才进来的时候,她看到白玉堂脸色有些不好,又问:“五爷像是有心事,可是在外面听到了什么?”


此时白玉堂正为陈志那番话心烦,听亚兰这么问,也不想多说,只是摇头道:“有朋友托我办些事情而已。天色不早,亚兰姑娘也该去睡了。”


金亚兰心中有些失望,白玉堂与兄弟好友在一起的时候,也不是少言寡语之人,唯独到了自己这里,便很少交谈。她只好道:“那亚兰就不打扰了,五爷也早些歇息。”说着便起身离开。


把她送至门口,待她转过房前回廊后白玉堂迅速转身,用两指夹住了一枚破风而来的树叶。他看着树叶笑了,对着暗处的院墙叫了一声“沈兄”。


来的人正是展昭。白玉堂与颜查散离京的那一天,他也奔赴襄阳而来,单人匹马,比白玉堂早到了一天。展昭本想着等他一到就与他联络,谁知遇上了京城来的神鹰使者,领了两道密旨,一道是回金钱堡摸清前来助擂的人的底细,另一道是尽快进入襄阳王府。


由于明日要去南阳,展昭就打算今晚到白玉堂这里看一看。刚到他就看到一位女子从白玉堂房中出来,想必就是众人口中的金姑娘,面目没看清楚,看背影倒是一个不错的女子。


展昭不慌不忙从院墙上下来,落到白玉堂身前,端详了他几眼,道:“许久不见,五弟清减了。”


白玉堂心底暗叹,整日忧虑奔波,不清减才怪。这沈仲元倒是神色认真,不像是寒暄调侃。正当白玉堂觉得有些不自在的时候,那人又微微笑了一下,说:“看来那金家姑娘照顾地不够好。”


“哎,沈兄可不要乱说,”白玉堂抬手示意展昭到房中去,“我白玉堂有手有脚,何用别人照顾?”


展昭想了想说:“我可是刚到,什么都没看见。”


白玉堂也不气恼,只是无奈道:“进来进来,别站在这里胡说八道。”


进屋落座,两人各自说了分别后所经之事。大约觉得面子上过不去,白玉堂只是说展昭把晏飞救走,其余也未多叙述。展昭看他眉头紧蹙,颇有些泄气,便摆了摆手道:“若不是这晏飞展昭跑了,五弟怎么会来这里?这边可是有大事等着我们。”


“这个展昭,就算天涯海角我白玉堂也要把他追回来,”白玉堂冷笑一声:“区区南阳,弹丸之地,我看他能藏到几时。”


展昭心中疑虑:“你如何知道展昭在南阳?”


白玉堂把陈志的话也一并说了,知道他从金钱堡而来,便问此言真假。


“我未在金钱堡见过晏飞,而展昭此时确实在襄阳,隐在暗中,等襄阳王召唤。五弟此时身担重任,可不要轻信他人之言。”见白玉堂皱眉思索,展昭又道,“五弟不用心急,就算展昭晏飞在南阳,也无需你去,我们可以把他们赶到襄阳来。”


“怎么赶?”


“金钱堡设擂台,一来网罗天下英雄,二来企图翦灭江南五义。你们没有去金钱堡,但是襄阳这边闹翻了天,你猜襄阳王会不会往回调人手?到时候不用说展昭晏飞,愚兄我也能进这襄阳王府。”


白玉堂心中一惊:“襄阳王府不比皇亲花园,沈兄又要以身犯险?”


展昭笑了,这个最常以身犯险的人倒管起别人来了,他拍了拍白玉堂的肩:“五弟放心,我心中自有周章。”


白玉堂只好点头,知道他是一个思虑周全之人,不然也不会有小诸葛之称。但白玉堂心中还有一些别的顾虑,沉吟道:“到时候东方明如果公然挑战我们五鼠,不去的话岂不遭江湖人耻笑?”


“那些江湖人连小诸葛沈仲元都打不过的话,还拿什么跟五义较量?”展昭摸了摸唇边的胡子,心说沈大侠见谅,并非我展昭轻视你小诸葛。他又凑近了一些低声道:“还劳烦五弟忍耐在这里,保护好颜大人,把擂台留给愚兄,愚兄还得靠这点风头进王府呢。”


白玉堂不是不明白,这人帮了他的忙,却还顾及自己的面子,反而回过头来请自己给他留方便。他心中感慨,抱拳正色道:“多谢沈兄相助。”


“哪里的话……”展昭摆摆手,像是又想到了什么,“这金钱堡是襄阳王与武林通气的地方,也留不得。等我进了王府,时机一到我便知会你一声,这功劳和声名都还是你的。不过前路难测,我们以后再做计较。”


有了眼下的打算,展昭也未久留,走的时候又叮嘱白玉堂万事小心,等他消息。白玉堂笑着应允,与他拱手告别。


从巡按府出来后展昭却微微皱起了眉。


他本以为,白玉堂与颜查散奉旨到襄阳,其他四鼠也会暗中跟随,现在看来那四位确实不在襄阳,不然白玉堂也不会这样思前顾后。如此凶险之事皇上都没有让他们来,一定是还有别安排。这人手不够,做起事来自然会有些束手束脚,力不能及。


正这么想着,忽然察觉有些异样,展昭迅速转身,低声问道:“谁?”


身后那人隐在黑暗里,低低笑了一声:“沈老弟还是这么警觉。”


————————————待续————————————


下章解锁新人物,大家可以猜一猜


猫鼠感情大概十分慢热,不知道自己要写多少章……如果能写下去,会有肉。丁月华后面也会出场,会有退婚情节


看到涨粉十分有压力,我会好好打tag,大家不用关注,因为爬墙频率很高……弃坑的可能也很大……orz

评论

热度(105)

  1. 是小雨不是锤锤北冥大胖鱼 转载了此文字